留一个夜晚 给婺江
来源: 今日婺城 发布时间: 2019-09-09 字号: [ ]
  留一个夜晚 给婺江


  ◎王剑冰
  一
  船已进入了婺江的怀抱。
  婺江是有温度的,夕阳刚才还将自己的余热涂在江面上,让江绚烂成一道金钗。在过去,这是一条黄金水道,婺城就是一点点被水道拉扯大,直到如此丰满成熟的形象。
  夏日的夜空格外透亮,星星掉落在水中,水有些慌乱,船被这慌乱挤得一阵歪斜。不断有鸟鸣,将长空划出一道道万紫千红。
  很难想到,一个地名会天水相应。婺城的正上方,不定什么时候,会看到婺女星在闪。这便是婺城的由来。也会把婺江想成女性的江,你看这个“婺”,怎不是个文武兼修的女神?
  都说一江春水向东流,女神却随太阳从东向西游动,耍够了,才化入富春江的“山居图”中。
  微风漫起,缭乱这南方柔软的丝绸,丝绸缀满两岸的豪华与古朴。或可也是游子隐秘的乡愁。
  在哪个拐弯处,猛然会有鱼儿出水,弄出些响动,之后便又复归平静。
  有一种香气,说不清是桂花还是茶花,裹在夜的衾囊中,不时含蓄地撒出一点。
  二
  在这条水上,自然要仰望婺城,很多的城都毁弃了,这里还有难得的一段,就像一段凝固的婺江。
  吕祖谦的雕像对着江水,金华学派之祖似还在回味。婺学的精髓,串起婺窑、婺剧、婺派名菜、婺派古建的明珠,婺江一般深邃辽阔、迂缓激荡。
  文化的滋养需要时间。你看八咏楼,多少风烟在其上覆过,多少诗章在其间翻过,已俨然挺过1500年的沧桑。
  岁月飘过1134年的秋天,50岁的李清照,素衣素颜,一路颠沛流离而来,在八咏楼附近一所民居栖身。那时的婺江,同李清照的心境相照,她必常常来到江边。向西流动的江水,更应了她心中的苦意。
  李清照的到来,让婺江多少年都波翻浪涌。她登上八咏楼,凭栏眺望漫漫江水,随手写下了那首咏楼诗,虽然诗中不乏忧叹,但末句“水通南国三千里,气压江城十四州”,仍显现出女词人的气韵与才情。
  我曾踏着青石小路,穿过保宁门,走入金华府的旧街老巷,也走进了高高的八咏楼,在那里望去,依然能望到婺城的一派文化气象。沿着石板小街,进入一家书院,豪雨留人,茶也留人,那就坐下,品着婺城老茶,守着天井垂下的雨帘,感觉融入了古色古香的旧时光。
  远处是万佛塔,正烛火一般闪亮。婺城的人说,那是三国时孙权为母亲庆生所建。孙母好四处出游,烧香求祈,她走遍了吴越大地,惟喜婺城山水。那么,这婺江绝对是孙权和孙母的加分项。
  船在水中游荡,思绪也在游荡。有了这样一些斑驳的册页,婺城更像想象中的婺城。
  夜已经有些困乏,船上的人仍过节般兴奋,前面还有片片农田,以及农田旁边的村庄。同行的李英说,春天你们来才好,两岸开满了黄黄的油菜花。那又是另一番景象!现在那些田野、竹篱、竹篱上的藤蔓,老井、老井旁的水车,还有防火墙、墙头的黛瓦,都沉入了夜。雕花的牌坊却在村头迎受霜露。那些霜露渗入花蕾,有些花等着开放。
  在更老的寺平村,是以七星伴月来规划的,明代的月,700年前就伴随着水边的生活。现在,夜在条条窄巷里留了一道暗光,给那些石板或石板上偶尔冒出的脚步。
  远方隐约传来抑扬的声调,有人说那是婺剧,在整个婺江区域,人们像喜欢金华火腿样喜欢着这种声腔。我专门在婺剧院看过,真的是一种绝好享受。这中华独有的剧种,那般勾魂摄魄。李英说,几乎每个村子都有婺剧班子,经常会在晚间演唱。
  声音渐渐顺着水波响亮起来,这就知道,有些村子还没有入睡。
  婺江的周边,会有一些美妙的地名,苏孟、安地、梅溪、莹石,听了都会起联想。婺江够不到的地方,便分派些白沙、梅溪样的支流去。
  岩头村安详地坐在梅溪旁。白天来的时候,芦荻拭浪,飞鸟经天,户户面山枕水,老树相依。一座从唐代走来的灵岩禅寺,深奥于婺剧传奇中。
  进入一户人家,竟然围一圈秀雅女子,素花蓝衣,飞针走线,缝制着一个个可人的香包。看见我们,便顺手丢了个过来,人人乐得别在腰间。
  坐落溪旁的还有灵岩书院,德高望重的厅堂内,有一架架的书和桂花酒、清凉糕、金华酥饼等着你。
  江边出现了沉蒙的一片,比夜色还要浓重,近了看出是些高大林木。白天在浓郁的绿色中,总见更大的一团擎高了天空,其中就有婺窑小镇的千年古樟。
  多少年前,婺江在雅畈镇流过,汉灶村的土地上还有温度和记忆,拨开时间的层面,能见到窑火点点。古河道两边,600多处婺窑遗址,层层叠叠满是瓷的声音。随手能捡到釉彩的瓷片,有一种乳浊釉,深蓝似江水。婺瓷还在烧制,泥坯正把婺窑的新奇呈现。
  远处,更加沉蒙浑厚的墨色,是琅峰山、九峰山和金华山,它们是婺江姿态的衬托者,也是婺江水韵的供养者。
  水在船的左右,借着夜光,能看到推推涌涌的起伏,稻浪一般起伏成一片丰响。这时又想起一个人,山水画一代宗师,他一定见识过这种起伏。真的,在黄宾虹的画中,轻易会找到那熟悉的水声。
  三
  船调转回来,现代版的婺城在水中荡漾,渐渐荡漾出无尽繁华。
  前面是八咏桥了,各种灯光将桥身闪烁成一弯虹影,虹影入水,水也变得绚丽。江岸两边,人影攒动,夜游散步的群体,在八咏桥上交汇成快乐的流光。
  能够感到,婺江的夜晚是属于婺城的,婺城拥有了一条江,便多了一项幸福指数。
  船还在前行。
  婺江不可速读,得一壶茶再加上夜,一点点地去消解。其实,茶尽兴的时候,婺江还是没有尽兴。